2005年11月06日会刊123期阴川蝴蝶君编剧漫谈:黄泉赎夜姬,杀人不手软的女魔头,一日遇上落拓江湖的谈无欲,忽地了悟世间轮回之道,金盆洗手、回头是岸后的赎夜姬化名丹枫公孙月,女扮男装游历江湖。


刀戟勘魔一

谈无欲:此事一时难以说清,总之,见你平安无事,吾就放心了。今后你有何打算?

公孙月:笑蓬莱的生活趣味又刺激,终老一生也是不差的选择,只是尚挂心愧疚笏君卿之死。

谈无欲:能决定退出是非圈,远避江湖,是一件很不容易的决定。不染风尘,正是快意人生。谈无欲祝福你。

公孙月:你自己一切保重。

谈无欲:笏君卿一事吾会替你留意,暂别了。

公孙月:请。



公孙月:眼前难关重重,我能助你什么。

谈无欲:现在的我确实需要你的相助。

公孙月:尽管开口。

谈无欲:魔界入口开在瀚海,而要闯瀚海,需要皮鼓师的引路,而他,需要异兽之皮做为引路的条件。

公孙月:这条路就由我帮你走。

谈无欲:但你与蝴蝶君不是要去退隐。

公孙月:无妨。毕竟我相信你会需要我的帮忙皆是经过深思熟虑。

谈无欲:好友,我知道你早已无心武林,但你不会怪我私心吧。

公孙月:若会,也不会在此了。无欲,待在这武林,尤其是一个领导者,其友情越是深厚,越是会担心是否让自己的朋友涉险。

谈无欲:得友如此,夫复何求。

公孙月:咱们就别再客套了。你助我,远比我助你多。跟我说你需要什么样的皮,有什么方向可寻。

谈无欲:据说在太古神渊之中,有一只形似玄武的龙头异兽,也许这会是皮鼓师所需的兽皮。

公孙月:我会即刻为你找寻。

谈无欲:千万小心。

色无极:有我同行,不是问题。

谈无欲:嗯,这件事情之后,我希望你能平安退隐。

公孙月:这是我的愿望,等我的佳音吧。



龙城圣影

公孙月:双方不战而散,战局未成乃是不成局,看来是在下胜了。

素还真:双方未分胜负,乃是和局, 素某并没有输。   

公孙月:唉呀呀呀,赖赌是三岁孩童才有的行为,堂堂的素贤人这样不嫌有一点先天风范不足吗?

素还真:耶,公子此言差矣,素某乃是陈述事实,哪里能说得上赖,举凡双方对战,皆不脱胜、败、和三种结果,如今双方非胜、非败,莫不是和局。

公孙月:哈哈哈哈,清香白莲果真是舌灿莲花。

素还真:在公子面前岂敢。

公孙月:素还真岂有何事不敢。俗语说敬老尊贤,做后辈的该礼让先天,这局就算扯平吧。难怪他对你念念不忘,又爱又恨啊。

素还真:他。嗯,公子若不嫌琉璃仙境简陋,请移驾一叙如何?

公孙月:岂有推拒之理。

素还真:请。



公孙月:挂剑乐不问,江湖山水深,灵山忘情月,天涯宦游人。

公孙月:嗯,客人上门,主人这般闪避,真是有失礼数啊。

六丑废人:那老朽该说一声道歉吗?哈哈哈。

六丑废人:纵然公孙月这身打扮,也失不了一丝刁钻。

公孙月:论刁钻,素还真回的答案也不遑多让。

六丑废人:哦?怎么个刁钻法?

公孙月:瀚海原始林。

六丑废人:哈哈哈!好个素还真,好个瀚海原始林!

公孙月:怎样,够刁钻吧。

六丑废人:如果这个答案出自他人之口,也行六丑废人会心神一凛,但若是出自清香白莲的口中,那我并不意外。

公孙月:看来有人要忙了。

六丑废人:忙。哈哈哈。如果这是一项难题,那又何必自找苦吃呢?

公孙月:嗯,那我该送上一声祝福吗?

六丑废人:哈,仔细看吧,事情愈来愈趣味了。

公孙月:公孙月一向乐于看戏,这场智斗智我也不会错过。好友后会有期了。

六丑废人:恭送。瀚海原始林也该公诸于世。

公孙月:哈,宣传的部分就交我吧。


一些双月相关,留着开脑洞用。

口白部分也是为了印证上面的剧情设定,“纵然公孙月这身打扮,也失不了一丝刁钻”和“你助我,远比我助你多”,谈哥应该是见过阿月仔女装,阿月仔初会六丑时两个人的对望,应该是互相惊异对方的打扮吧,不过应该阿月仔受到的冲击更大些【OS:好友真会玩。】

而阿月仔跟素素的赌局,那句突兀的“难怪他对你念念不忘,又爱又恨啊”,我当时第一反应就是卧槽这是吃醋了吧【x

评论
热度(2)
©山雪别云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