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精打架

谈素


谈无欲低头专心剥着素还真衣服,素还真在他身下配合地平躺成一个大字,嘴巴却不像身体那样安分:“谈兄,好友,同梯,无欲,师弟~”
谈无欲忍了忍,忍不住一把捏住素还真的下巴,恶狠狠又带一点得逞的揶揄道:“素还真,你现在最好把嘴巴闭上!”

素还真闭上嘴,抿着唇冲谈无欲眨了眨那双无辜的大眼,谈无欲捏着他下巴面无表情地看了几秒,嘴角勾起一点满意的弧度,欣然接受这种隐晦又暧昧的挑动。

谈无欲的唇薄得像没有,偏偏素还真又喜欢他的唇胜过舌,每次都锲而不舍地用舌用齿去折腾,弄得舒服谈无欲也就随他去,往往被糊了一嘴素还真的口水后又气恼——谈无欲“啧”了一声,起身拽过一旁素还真的衬衫擦了擦嘴,居高临下看了素还真一眼。素还真会意,忍着笑,一双眼饱含真诚与情感地望着他,这是谈无欲的信号——他要开始了。

素还真欣赏谈无欲的床风,一如他本人,果断直接,干练利落,该给的抚慰一样不少,多余的动作从来不做。此时,谈无欲一只手正照顾着素还真耳后那一小片敏感的皮肤,另一只手则往记忆中的另一片性感带探寻过去。

“人的性感带会变吗?”

谈无欲停下手中动作,看了他一眼。

“你说呢。”

“试过才知道。”素还真说着,抬起双手抓住谈无欲衬衫领子往下拽了拽,两人胸膛极短地抵在一块又稍稍分离。谈无欲顺势就在素还真脖子上咬吻起来,素还真仰了仰头好方便谈无欲动作,一双手也凭着记忆穿过敞开的衬衫滑向对方的性感带。

体温在肌肤摩挲下逐渐攀升,谈无欲的手在素还真身上走了一遍,却从不着意照顾他已然觉醒的欲望,只在经过时敷衍地安慰几下,又往其他地方游离。前戏虽好,该奔主题的时候还是要朝主题直奔而去的。素还真伸出手往两人身下探去,一把握住意图离开的谈无欲的手。

“继续。”

“好。”

两只手包覆着两个人的欲望捋动,指尖的挨蹭仿佛也会引起细小的电流。素还真撑起身子靠在床头,因为快慰而微微躬着背,额头与谈无欲抵在一块,恰似深陷泥沼相互支撑的枝桠。快感一浪更推高一浪,高潮临近时,灼热的喘息在耳边清晰如鼓点,近在咫尺的唇舌不断吸引着,最终缠绵在一起。

待彼此呼吸稍稍平复,谈无欲往素还真身下塞了一个枕头,感觉素还真整个人滞了一下,抬眼果然看到他淡淡看了自己一眼。

“倒在这儿不习惯了?”谈无欲嗤笑,探着身子去拿床头的润滑。

“谈先生要是在这不介意,素某下次可以给你塞两个。”

“呵,免了。到时候我选后背位。”

“素某记住了。”

谈无欲在手上倒了些润滑,捂了一会,准备往下探时素还真忽然“啪”地抓住他腕子。谈无欲一愣,立马又明白过来,把手举到素还真面前,不耐烦道:“剪了!”
素还真拉过他的手,手指在谈无欲黑色的指甲盖上蹭蹭,讨好地笑道:“哎呀,不会掉色吧!”
谈无欲抽回手,冷笑道:“难道还能比你黑不成?”

谈无欲完全进入后,两人在让彼此适应的短暂时间里静静交汇着不带任何内容的眼神,片刻之后谈无欲缓缓抽动起来。或许身体契合所带来感官体验要比单纯的抚摸刺激许多,快感携着情和欲汹汹来到,掩没还持住一丝清明的眸色。素还真一直觉得谈无欲身上最锋利有两处,一是眉眼一是嘴。

“别这么看我……”谈无欲闭了闭眼,“你现在跟我没什么不同。”

素还真撩了一把谈无欲披散的白发,努力回给他一个还算从容的微笑,张了张口想说什么,肉体先承受不住,闷闷低哼了一声。

“嗯……谈无欲。”

谈无欲轻叹一声,右手覆住素还真双眼。

“素还真……”

再次到达高潮时,谈无欲松开手,俯身和素还真交换一个深吻。

夜至深宵,凄清冷峭,尚有一双如刀锋利的眼和两片似刀锋薄的唇愿柔软奉陪。




p.s谈先生说选后背位是想表达不想看素先生的脸=V=

评论(10)
热度(14)
©山雪别云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