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夫夫30问(下)

本文不仅邪恶而且已崩,cp洁癖和玻璃心不要点。

Q16:对“七年之痒”怎么看?
谈:不可能。
赤:哦?
谈:七年太长了。
赤:啊哈哈……素先生呢?
素:劣质无能,天天都痒。

Q17:对对方的墙头有什么看法吗?
素:是说素某对自己的看法吗?
谈:哈,素还真,你倒是对自己的定位很清楚。

Q18:会想起对方吗?
素:这是当然。
谈:你们不是很喜欢“念念不忘”吗。
赤:“又爱又恨”也喜欢。(笑)
谈:素还真,吾对你真是念念不忘,又爱又恨。(棒读)
素:……素某消受不起。

Q19:期待下一次的并fu肩he吗?
素/谈:(喝茶)
赤:心照不宣吗。(笑)

Q20:在周围没有其他人,素先生与叶小钗先生都丧失行动能力,且同时掉进河里的情况下,谈先生会先救谁呢?
赤:你们不要这样看我,我没有问谈先生和叶小钗先生同时掉进河里素先生先救谁就已经很善良了。
谈:叶小钗。
赤:哦?虽然是意料之中但还是要问下理由,还有素先生请不要这样一边笑着一边看着我。
谈:吾相信素还真没这么容易死。
素:道友这是怀疑叶小钗的能力吗?
谈:素还真!

Q21:同上题条件,谈先生和屈世途先生同时掉进河里,素先生会先救谁?
素:素某必须给青衣宫主一个交代。
赤:虽然也是意料之中,不过素先生不必这么矜持。(笑)
素:好吧。如果素某选择先救谈无欲,恐怕他会很生气吧,旁人若知,亦会说日月才子的默契不过尔尔。
谈:素还真要是连这都拎不清,百年同修也是白修了。

Q22:那么,如果谈先生和叶小钗先生……好好,说好不问,眉来眼去剑也请放下。咳,换一题,如果有人用感情破裂形容分离的日月,素先生和谈先生会作何反应?
素:日月若是轻易就能被人看透,未必是件好事。
谈:其实也并非全错,日月确实有过——
赤:嗯?谈先生怎么了?
素:大概不想承认和素某有感情吧!

Q23:听说过“霹雳倒贴团”吗?
素:是那个江湖上流传的以龙宿为首,谈兄为团副,药师好友为三席,断极悬桥桥主为四席的神秘组织吗?
赤:是的。(笑)
素:素某略有耳闻,初闻该组织成员构成时,我还以为是“谈无欲和他的墙头们”。
赤:这么一说,确实只有谈先生与其他成员都互相认识。谈先生对倒贴团有什么看法呢?
谈:挺好的,只要龙宿不在,我说话他们都不敢插嘴。(喝茶)

Q24:对于“倒贴”的传言,怎么看呢?
素:唉,若是没有这些传言支撑,素某恐怕早对谈兄的感情失去信心。
谈:(皱眉)有这么夸张?
素:当然,没有。
赤:(偷笑)

Q25:分开这么久,有再见过面吗?
谈:如果我说见过,你们会开心一点吗?
赤:……素先生。(转头)
素:哎呀,谈兄这是善意的谎言,莫怪莫怪。

Q26:对方已经成为“过去”了吗?
素:没有“过去”,如何能成故人。
谈:素还真的“故人”不好当啊!

Q27:如果有天对方提出复合同居的要求。
谈:你会吗?
素:不会,你呢?
谈:也不会。

Q28:如果只能选择一个人一起走到最后,会选择对方吗?
谈:标题不是离婚夫夫30问吗?
赤:是不是离婚夫夫全看两位的回答呀。
素:他能回来陪我走这么一段,已是意外中的意外,失而复得是素某之幸。如果一定要选一人并肩,素某的选择是谈无欲。
谈:吾回来可不是为了“陪你”。
素:耶,这我当然知道。

Q29:日月这么多年分分合合,有什么感慨或者遗憾吗?
素:日和月不正是这样吗。素某曾以为日月全然背离,再无争辉之日,而当化身六丑废人的月才子对素某使出一招“麻木不仁”时,素某便知道日月注定要争辉相映。
谈:吾与素还真虽并称日月才子,布局行事亦多是两人互相配合,但并不表示我们是不能分割的一体,吾与他既是日月才子,也分别是清香白莲和脱俗仙子。

Q30:那么最后有什么问题想问对方吗?
素/谈:爱过。
赤:啧啧啧。

呃,解释一下,素素在28题没有正面回答,他说的是并肩,没有回答最终选谁一起走到最后。因为我觉得这对他来说没有意义,所以他回答了一个他觉得有意义的答案。

评论(3)
热度(10)
©山雪别云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