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老太跟解语花说秀秀也快十岁了啥特长也没有,不如让她学一项乐器。解语花答应了,隔天带着霍秀秀去黑眼镜家里,霍秀秀一看到开门的黑眼镜就哭了,说我不要学二胡。


霍秀秀跟着黑眼镜学了几个星期的小提琴,也渐渐熟了起来。有天霍秀秀拉完琴,问他:“老师,什么叫‘若有来生,我愿做你腰上的那朵海棠’啊?”黑眼镜吓得墨镜都快掉了,他扶了扶眼镜问霍秀秀:“你打哪听来这些乱七八糟的?解语花也不管管你。”

霍秀秀没理解好,便说:“我问了,小花哥哥说没听说过,隔壁的姐姐告诉我这是你说的。”

黑眼镜皮笑肉不笑:“我没说过,隔壁那个女人的话你也别信。”



评论
©山雪别云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