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所云离题万里,随便写写随便写写【。 


剑雪无名很狂,这点从他诗号可以看出。苦境的人都喜欢给自己编诗号,出场打架之前吟一吟,增加气势与辨识度。剑雪无名有多狂,只有吞佛童子知道,准确说,吞佛童子不知道,一剑封禅知道,然而一剑封禅没了,世上只有吞佛童子,保留有一剑封禅所以记忆的吞佛童子。不管在吞佛童子的意识里记不记得,这些关于剑雪无名的记忆不为转移。

哪怕是刚觉醒不久,对一剑封禅这个人格极为排斥的吞佛童子,亦有关于剑雪无名的狂的记忆。

彼时吞佛童子刚夺回对这具躯体的主动权,魔界战神的自我修养让他第一时间继续执行中断百年的任务。一剑封禅的记忆于他是可以利用的心机,他却无心仔细研读,排斥或不承认,匆匆浏览便连同那个可悲的人格一起封进意识深渊。

圆角村一战前,吞佛童子明知故问夜重生剑雪无名和一剑封禅的关系。一剑封禅不再,剑雪无名之外,最了解北域双邪的人非吞佛童子莫属,他可以是当事人,却假装身处事外,冷眼旁观。但又是反复的,到了剑雪无名面前又一个劲儿踩他痛脚,虽是心机铺垫,但他似乎乐在其中。

 

“但是汝可知,至今无人挡得住吞佛童子的道路。”

“吾将是第一人。”

 

剑雪无名不假思索,语气笃定。果然狂,他想,俯瞰天穹不是高的狂。

 

“来,让吾见识汝之狂。”

“狂,才有征服的价值。”

 

剑已出鞘,一战在即,思绪却能比剑更快,快到可以分神肯定一剑封禅的交友品味,快到这个想法在脑海中尚不能停留片刻须臾。

 

“剑雪无名,为吾下地狱吧。”

“你我原来,身在无间。”

 

是了,魔胎。鸠槃神子,剑雪无名。吞佛童子,一剑封禅。同理推算,鸠槃神子应也是狂傲之人。

一剑封禅和剑雪无名白首相知,那么……吞佛童子和鸠槃神子是否可成知交,又或许是吞佛童子和螣邪郎的局面。说来,出身异度魔界的战将从来没有谦逊的美德,“小小的魔界守关者”的自称和开打前看似温文的“指教了”不过是另一种自以为趣的骄傲罢了。

 

“红莲怒焰。”

“薄命红梅。”

 

红梅薄命。剑雪无名,这就是你的命运。吞佛童子背手负剑,冷看那人手上滴落朱红。

 

“不肯使出全力。”

“汝还在盼望什么吗。”

“剑雪。”

 

“汝的杀念够坚定吗?”

“剑雪!”

 

“吾不是他吗?”

“剑雪。”

“汝够配是吗!”

“好酸的一句话,汝又能如何?”

 

世上确有因果报应,比如“吾不是他吗”,比如“汝又能如何”。九峰莲滫的黑莲很给面子,凋落得叶子都不剩一片,他确实不能如何。

一步莲华说要带他去一个地方时,他已经猜得七八分。故地重游,黑莲仍是他取走朱厌那日的样子没变。

 

“看见已死的朋友,你还未找到自己的意义吗,一剑封禅。”

 

一步莲华直奔主题一针见血地发问确实令他有些许惊异。“生命的意义”“名字的意义”“吞佛童子的意义”,这些字眼仿佛掷地有声,被一剑封禅这个名字从深渊唤起,接踵而来。

莲池中黑莲轻轻摇曳。

 

“汝还在盼望什么吗。”

“剑雪。”

 

伫立许久,最后却是连自己都坦承的意外。

 

“原以为,也许汝等期待的一剑封禅会起死回生。”

“可惜原本就不存在的人格,真的不存了。”

“哈。”

 

“汝还在盼望什么吗。”

“剑雪。”

 

评论
热度(11)
©山雪别云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