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个“情缘最后难免沦为人头”的故事,其实就是想写游戏里的东西,写PVP感觉挺亲切【笑 太懒写不完整个故事但是兴起的时候会写一些片段

灵感来源:http://5sing.kugou.com/fc/6533546.html###


天策在长安插了一下午的旗,期间点了三次万花为目标——右键万花头像打开菜单后又迅速点地面取消目标,哪怕他知道万花已经挂机很久。33和55没有队伍,22的战绩不算得好,看得出是世界喊的野人刷币,也不知道那野人看到万花是个花间时作何表情……

 

[附近][叶不寐]:如此良时美景,你我何不一战解忧?

 

天策还没来得及往深处推理花间这赛季竞技场是不是更难混了,一杆旗就出现在自己面前。看了眼藏剑的装备奇穴,天策起身上了马。

 

[附近][夙河]:请赐教。

 

……

 

[附近][叶不寐]:我方才喝了杯茶!

[附近][夙河]:唉,无敌最是寂寞。

 

“无敌最是寂寞”,天策看着对话框中系统的自动喊话,莫名觉得有些讽刺,便对着屏幕提了提半边嘴角,在心底嗤笑一声:

 

“呵。”

 

[跪求千叶]悄悄地对你说:晚上刷币不,下下周可以换武器了

你悄悄地对[跪求千叶]说:行,晚上叫我

[跪求千叶]悄悄地对你说:尼玛你们只用换一个武器就毕业了,劳资特么要换俩!!#生气

你悄悄地对[跪求千叶]说:有种只用一把剑#阴险#差劲

 

 

     仇人[青岩绝劫诗]下线了。

     

     对话框出现一行黄字,天策撇了一眼,想了想接下来无所事事的漫长的大半个赛季,觉得换了武器,自己差不多也可以A上一A了。

 

 

 

天策认识万花是在满级第二天,长安竞技场门口。当时万花在近聊刷了几次“22十场随便来个”,天策点开他装备看了看GS,比蜀风混任务蓝装的自己高了800+,又看了看万花的门派标志,直觉是个奶,便甩了个组队邀请过去。秒组,接着万花目标变成了自己。

天策莫名有点紧张,手移到键盘上开始敲“新手,求带”之类的句子,“新手”才刚打完,就看到队聊里冒出两句话:

 

[队伍][青岩绝劫诗]:挣扎吧

[队伍][青岩绝劫诗]:记得接任务

 

天策连忙删了重新打字

 

[队伍][夙河]:什么任务

[队伍][夙河]:我是新手,求带

 

天策想了想,又补上一个表情

 

[队伍][夙河]:#可怜

 

万花刚想说自己也是半个新手,看到紧跟上的卖萌表情,内心打了一串点,心说估计一会是1V2了。好在排了几场,发现天策不是没有网游基础的纯小白,技能用的还可以,居然还残血赢了几把对面的菜刀。

又赢了一场后,万花略感欣慰,一个蹑云到NPC面前准备排队时,天策密过来一句话

 

[夙河]悄悄地对你说:刚刚我残血的时候那一口奶奶得好!

 

“……”万花看了看技能栏里的听风吹雪,感觉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但似乎说不出哪里不对。梗了梗,把技能贴过去发给天策权当回应。

 

你悄悄地对[夙河]说:[听风吹雪]

[夙河]悄悄地对你说:嗯。。你多奶我几口,应该还有其他技能的吧?

 

“…………”似乎误会更深了???

 

你悄悄地对[夙河]说:[春泥护花][毫针]??

[夙河]悄悄地对你说:我是新手,其他职业技能不太了解,你看着奶吧,总之别放生我就行

你悄悄地对[夙河]说:。。。我也是半个新手,没玩多久

 

话刚说完,系统提示夙河已添加你为好友,是否将夙河加入好友列表。万花扫了一眼直接点确定。游戏里加个好友,也是稀松平常算不得什么。

 

[夙河]悄悄地对你说:加个好友,我不懂的就问你了

 

 

 

十场打完后,两人交了任务站在任务牌子前,没说话也没人退队。万花等了等,想起天策是个新手,叹了口气,打起了字。

 

[队伍][青岩绝劫诗]:你黑龙做了没

[队伍][夙河]:没有,那个怎么做?

 

好人做到底吧。

 

[队伍][青岩绝劫诗]:神行黑龙沼

 

 

 

在万花的文字指导下顺利完成任务的天策感觉自己真是遇到好人了,这么想着,天策点开密聊飞快打了一串“谢谢啊!你真是个好人!!#可怜”。

万花收到密聊时嘴角抽了抽。

 

[青岩绝劫诗]悄悄地对你说:你做完了?

你悄悄地对[青岩绝劫诗]说:做完了!你人呢,咋没看到你,怎么不跟我组一起做

[青岩绝劫诗]悄悄地对你说:我还差几颗草就做完

你悄悄地对[青岩绝劫诗]说:什么草?我在门口打架,你要不要来

 

来奶你么……=_,=

万花觉得自己一瞬间透过屏幕看穿了天策的内心。

 

交了任务,轻功到浩气跟恶人营地之间的空地上,万花看着出现在敌对列表中天策的ID,又看了看技能栏中的商阳指,兰摧玉折,钟灵毓秀……心情复杂。

 

[夙河]悄悄地对你说:#恐慌#恐慌#恐慌#恐慌#恐慌

[夙河]悄悄地对你说:你是浩气????!!!!!!

 

万花看了密聊一眼,甩去一个芙蓉并蒂权当回应,把目标着他不停左右平移天策控下马。天策愣了一瞬,直接开风突了过去。一个军装混搭蜀风,一个蜀风混搭蓝装,就这样在黑龙门口互相焦点了十几分钟,人头却总被各自阵营里毕业的大大抢走。

 

[附近][夙河]:夙河 成功斩杀了 青岩绝劫诗

[附近][青岩绝劫诗]:青岩绝劫诗 成功斩杀了 夙河

 

天策开风开虎冲进红名堆里补了残血的万花一刀,挂了一串DOT回来,没有好心的奶妈关爱,最后居然是被万花的DOT跳死的。两个人躺在地板上,目标都还是对方。

 

[夙河]悄悄地对你说:你不是奶啊。。。?

你悄悄地对[夙河]说:单修花间#鄙视

[夙河]悄悄地对你说:哦。。。

 

一瞬间万花仿佛透过这句“哦。。。”看到天策头顶上(不存在的)蔫下来的须须。


**********


[跪求千叶]悄悄地对你说:在?

你悄悄地对[跪求千叶]说:有屁就放

[跪求千叶]悄悄地对你说:这样,我这有个妹子刚玩了个天策,想找个亲传学打架

你悄悄地对[跪求千叶]说:有情缘了吗

[跪求千叶]悄悄地对你说:没有#阴险

你悄悄地对[跪求千叶]说:行吧,让她加我#阴险

 

霁鲤看着藏剑发来的一个ID,迅速右键拜亲传加好友。还没来得及叫声“湿乎乎”,YY提示音响了起来,切出去点开——藏剑发来的一张对话截图以及一句“本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霁鲤]悄悄地对你说:湿乎乎#流泪怎么打藏剑#流泪

 

天策跑完最后一趟商,交了任务正准备下线,ESC菜单都打开了,新收没几天的亲传就密了过来。

 

天策直接组了过去,简单粗暴地回了一句“来YY”。说完看了看位置打开地图神行扬州。图刚读完,YY里也适时响起一声“湿乎乎~”。天策含糊“嗯”了一声,问道:“你怎么不去长安打?”

“长安都是大大,我这种小号还是在扬州好了。”

“你找个藏剑插旗我看看。”

“好哒~”

 

天策看着目标的小萝莉一蹦一跶地来回点了好几个人,终于找到个装备差不多的小号,落下一杆旗。

 

[附近][霁鲤]:我观阁下英姿勃发,可敢与我一战?

[附近][隔壁老王]:某身经百战,从未避战!

 

天策心里默默道了句“我瞎……”关掉了查看藏剑装备的人物界面,刚好就注意自家徒弟开场读条任驰骋上马的愚蠢行为。天策沉默着对比了一下腿毛藏剑和开场任驰骋上马的徒弟哪个更瞎眼,略觉艰难地开口:“起手不要任驰骋上马。”

“可是任驰骋有免控啊……”

“……那也不是那样用的。”

 

[附近][隔壁老王]:阁下武学有待磨练。

[附近][霁鲤]:佩服。

 

“唉算了我打一场给你看吧。”说着天策脱了首饰暗器,调了几个奇穴,走到正打坐回血的藏剑面前,切磋。

“这种藏剑我分分钟一个打五个。”天策作为一个手法犀利的直男,某些毛病还是有的。那藏剑目标了天策半天——估摸是在看装备——然后拒绝了插旗。

“卧槽,怂了吗这是。我装备都脱了。”

话音没落,面前的藏剑站起来,给他插了一杆旗。

“看好我怎么打的。”

 

“卧槽开云!”天策本就打得随意,更没想到藏剑会开云,被藏剑顶着云抓了一波,云飞读完天策的血条也空了。

“艹……劳资开个林跟你打。”

 

[附近][夙河]:刀兵无眼,生死有命,阁下可敢与我倾力一搏?

[附近][隔壁老王]:放马过来!

 

……

 

[附近][夙河]:今朝之赐,来日定有厚报!

[附近][隔壁老王]:胜负寻常事,饮尽杯中酒,大家还是好朋友!

 

“……有点意思,挺会玩的啊这个藏剑”

 

[附近][夙河]:吾中华尚武之风强盛,方能令外族不敢觊觎沃土,如此良辰,你我何不切磋一番?

[附近][隔壁老王]:在下出手向来全力以赴,阁下留心了!

 

……

 

[附近][隔壁老王]:大侠好身手!

[附近][夙河]:访尽五湖有豪杰,打遍天下无敌手!

 

 

“呵!这回劳资坐直了打的。”

 

……

 

[附近][夙河]:三十年来寻刀剑,几回落叶又抽枝,今日终是找到了好对手!

[附近][隔壁老王]:以武会友,实乃人生乐事。

 

霁鲤看着你来我往,越打越来劲的两人觉得自己有点多余。

 

“湿乎乎我来跟他打几场吧。”

“行,你刚看懂了吗,怎么打。”

“大概懂了吧……”=_,=懂个屁,你就顾自己爽了,有说怎么打吗。

 

天策把装备都穿上后,随便点了身边几个人,想找个差不多的藏剑试试手——是自己有段时间没插旗退步了还是那藏剑真犀利。

 

[叶倾缱]悄悄地对你说:那个藏剑犀利吧

[叶倾缱]悄悄地对你说:你虽然脱了装备,但是属性肯定都比他好看,套装属性什么的都全了

你悄悄地对[叶倾缱]说:他不开云早死了

[叶倾缱]悄悄地对你说:虽然后来你赢了他几局但是也是残血

[叶倾缱]悄悄地对你说:他是青岩绝劫诗的小号

[叶倾缱]悄悄地对你说:我们服第一花间

 

“!!??”

 

你悄悄地对[叶倾缱]说:你确定?!!

[叶倾缱]悄悄地对你说:确定

 

天策内心奔跑过一大群高呼“你他妈逗我?!”的草泥马,难以置信地把目标重新切回那个ID叫隔壁老王的腿毛藏剑身上……

 

“这……他妈是青岩??!!”

 

那人似是以为天策还不相信刚刚与他切磋的是本服第一花间,

 

[叶倾缱]悄悄地对你说:我用同装分花间跟他大号打,没下过他10%的血

 

天策看着屏幕心里嗤笑:“我跟他在长安通宵插旗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呢,他就没有我不清楚的事,用得着你一妹子给我科普他‘生平事迹’?当年肃痕还没正式退休呢他算毛第一花间。”

 

[叶倾缱]悄悄地对你说:不过他大号已经转服了

你悄悄地对[叶倾缱]说:啥????!!!!!!

你悄悄地对[叶倾缱]说:他什么时候转服的??????

[叶倾缱]悄悄地对你说:你这么大反应做什么#鄙视 就前几天吧


**********


天策那个时候其实已经半A了,但听到说今晚有一次技能修改,想着藏剑现在逆了天了这回肯定被削,等着凑热闹地7点半就挂去8030。

结果,藏剑确实削了,天策只想仰天大笑三声——“狗比藏剑!”

然而当他听到GWW说:“我们将删除花间游心法下的听风吹雪奇穴,也就是说,听风吹雪这个技能以后只有离经心法可以使用。而在这层奇穴下,我们加了一个技能……”

天策忽然静了下来,不自觉已经屏了呼吸,盯着YY公屏。

“……这个技能呢,大家应该非常熟悉……”

手掌“啪”地拍在桌面上。

“这个技能叫做乱洒青荷……”

天策抓起一旁的手机,解锁时画错两次图形。他知道手有些抖,似乎太激动了。但脑海早已在听到那个名字时又浮现出长安茶馆空地上请他喝茶的黑衣万花。

他握着解了锁的手机,想着,“你丫终于翻身了”,却是没下一步的动作了。


p.s其实应该已经是技能策划在报修改了,但是觉得还是GWW比较有味道【。


**********


“夙河今天怎么了啊?要炸啊?”

“……打22遇到青岩了。”

“沃……沃特!你别吓我,青岩都A多久了。”

“……嗯。穿一身440奶装奶个狗策……”

“………………我靠,我烟都掉了!”

“还是个狗太——”

“停,停!憋说了我缓缓……”

“……你缓吧,我都没缓过来,夙河你就先别找他,33改天打吧。”



“……所以那天上号的不是青岩本人?”

“啊(一声),不然你以为呢,好歹当初你跟青岩认识最久,你见过他切奶吗。我怀疑他都没学离经心法。”

“……嗯。”天策心虚地含糊道。

“那……那个狗太是谁?”

“青岩呗!”

“哐当!”

“看把你吓得,至于嘛。”

半夜,天策上线删了仇杀。

“你取消了对[休想摸本将须须]的仇杀。”

天策点了根烟,在黑暗中对着屏幕发了会呆,脑中忽然闪过那个ID叫隔壁老王的腿毛藏剑的样子,一阵恶寒。



 “叮叮。”

“嗯?”天策听到提醒切回YY公屏,还没开口就听到一阵丧心病狂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听南宫说了!你带个小秀秀打22遇到青岩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呵呵。”对于YY公屏上的“我靠你居然封我麦!你等着你完了!”,天策回以冷笑。

“叮叮。”又一声提示,进来了一个白马。天策还没来得及问这谁啊,就看见白马被光速发了蓝马,随即麦灯闪了闪。

“……听得到没?”

原来心脏停跳是这种感觉。天策抿着唇闭着气,真正大气不敢出。回过神的第一动作就是关自由麦,然后放了亦卿的麦。

“哎,哎,听到了。”

“嗯,现在打?”

“你现在……是真回归了还是回来看看?”

“南宫那小子跟我说现在万花是又当爹又当娘,叱咤竞技场无人能挡,让我回来看看情况。”

“那你现在怎么想。”

“怎么想啊,乱洒回来了还算有点诚意……奶花倒是屌了。”

天策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

“不过狗太倒是挺萌的哈哈哈。”

天策提到嗓子眼儿的心又掉回去了。

“回不回归给句准话,我好预约你这条大腿啊。”

“……夙河呢,怎么样了。”

“嗯?你昨天22不是碰到他了嘛,玩师徒养成呢~”

“你他妈瞎说什么呢!”

“……”
 “……”
 “……”

天策真想挖个洞把自己埋起来。



****

啊我真的特别喜欢PVP花,而策子,只有PVP策才是最美味啊!

20151003重听BGM有感

评论(5)
热度(8)
©山雪别云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