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自从上学期一剑封禅和剑雪无名在圆角村教职工宿舍楼下莫名其妙打了一架之后,剑雪就再没回宿舍住过。当然,这只是剑雪无名的视角。一剑封禅的视角是——自己某天与剑雪饭后散步到圆角村教职工宿舍,吞佛童子忽然出现,自己与他交了手——然后记忆断层——然后第二天剑雪就一声不吭地搬出去了。

直到这学期开学不久,隔壁系一个叫北辰胤的辅导员私下将剑雪无名其实就住在校门口左拐的梅花坞小区的消息透露给了一剑封禅,一剑封禅当机立断采取堵人策略,将剑雪堵在小区门口。据小区门口的老大爷回忆:两人因其中一人究竟是不是什么什么童子的问题发生口角,最后还动起手来,折了种在门口的好几枝梅树。就在自己准备拨打某为人服务的热线电话时,两人忽然又相安无事地离开了。

 

02

然而北域双邪的日子没持续多久,学期末的时候,一剑封禅开始频发头痛,并坚持不去校医院检查。剑雪虽是为数不多知道真相的人,却也倍感无奈——真相有什么卵用,我知道他精分,却不知如何治疗精分!

“唉”剑雪叹了口气,看着面前要把床滚塌的好友,“一剑封禅,做你自己,可吗。”

“……”一剑封禅用实际行动回应他“我头真痛”。

如此持续了一个多星期后,一剑封禅的铺盖还在,人不见了。

“脸青的终于肯放下他男人的眉角去看医生了?”蝴蝶君问一大早便起来静坐在宿舍也不去上课的剑雪无名。

“……”剑雪不答。

 

03

“吾乃异度大学的交换生,吞佛童子。”

静坐了一个上午的人似乎终于要有动静。

“你就是脸青的一直喊着要相杀的那个?虽然看起来是个硬角的样子,不过,不想睡午觉的时候被捅穿的话,劝你赶紧换个宿舍,再顺便换个名字。”

“哦?吾与他……”吞佛童子一面踱进宿舍,一面拖着调子说道,却不似在回应蝴蝶君出于好心的劝告。

“不同吗。”剑雪一上午没任何动作,此时开口,一句旁人摸不着头脑的话说得又平又稳,既无阻滞也无迟疑——当然在蝴蝶君听来不过是剑雪无名正常声音正常语气说来的三个字,能把这一句话也揣测得跟高考语文阅读理解似的,是从进门开始目光就落在剑雪身上的吞佛童子。

 

04

人的初遇,是改变的命运磐石。

比如北域双邪在相遇之前都是不着家(su she)的人,以致本就少分配了一人的四人宿舍从来只有蝴蝶君一个人住。

当剑雪凭着模糊的印象扛着一挑多打架失血过多躺倒的一剑封禅找到自己宿舍时,他站在上书“阴川”两字的金色门板前,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与过去。

“傻站着门不会自己开。”背上的人醒了。

“我不确定——”

“管这么多,进去再说,你这么扛着,我很难受。”一剑封禅说着略有些吃力地抽出手,推开了门。

——“会面百两,谈话千两,买卖昂贵,相杀免费。”

 

05

学期末来的交换生,骗肖啊。

吞佛童子似笑非笑,一脸“吾就是骗人的,怎样”。出乎意料的是,剑雪无名对一剑封禅被“强行交换”一事似乎并没有太大反应,蝴蝶君也就懒得多管闲事。

“走了个青的,来了个红的,自己保重。要打架可以找我,免费。”作为北域院榜上有名收钱打人的流氓,基本的眼色还是有的,蝴蝶君翻身下床走出宿舍,顺便带上了门。

“剑雪。”

“麦这样叫我。”

“哦?吾不是他吗?”

剑雪抬眼注视精分的好友,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哪一个都不正常。”

 

06

在所有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看来,新来的吞佛童子除了每天都要对剑雪无名说些“同一个人汝能拆开感情的分垒吗。”“汝要救他,汝又要杀吾。”“汝是为吾,还是为他,一剑封禅。”之类哑谜一般的话之外,并未见其有其他不妥的行为。有无知少女从吞佛的只言片语中意淫出一段纠缠不清相爱相杀虐心虐身的狗血三角故事,也有细心之人猜测背后是否隐藏阴谋,吞佛童子到底目的为何。

倒是当事的两人不为流言所动,平静得像是已经下定某种决心。直到某天,换剑雪主动对吞佛开口:“该落幕了。”

 

07

这回,早就被群众列入待拆危房的圆角村教职工宿舍真的抗不住——塌了,顺便也带塌了周围一带的高墙——苦境大学的众人这才发现高墙背后的小道居然沟通着几百年前就(被迫)施行全封闭教学的异度大学。

好了,这下有得打了。异度大学里老师连带学生,没有一个不是好战分子,只是分心机深重的好战分子、不爱说话的好战分子、桀骜不驯的好战分子等等。而原来所谓的交换生则是异度大学出了名的纵火大队队长。

于是苦境众人开始了与前仆后继穿过次元之墙【。】企图掀翻苦境大学地皮的异度战将斗智斗勇的精彩校园生活。


评论
热度(8)
©山雪别云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