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最佳炮友

素还真黑暗中摸了摸谈无欲的脸颊。

“师弟。”他叫了一声。

谈无欲心底对这个称谓翻了个特大的白眼:说实话,都不小了,为什么不能各自安静、和平地享受一下事后,然后该冲澡冲澡该睡觉睡觉。成年人之间的打炮规则普及度已经跟得上九年义务教育了吧?

“有时候我挺羡慕你的,”素还真兀自说道,指尖在谈无欲脸上凹进去和凸起来的地方摩挲“虽然显得刻薄了点,但是脸型十分立体。”

“……”

谈无欲翻身扭开床头的阅读灯再翻身回来想看看素还真发什么疯。昏黄的灯光落在素还真脸上——几乎没留下什么阴影。谈无欲眼神复杂地看了一会,在这份复杂扩大到表情上之前翻身扭灭了灯。

“……睡吧。”


后来他们又打了一炮。高潮之前素还真抱着谈无欲冲刺的时候捣得太激烈,粘膜飞速摩擦催得肌肤泌汗心跳加快,生出一丝干柴烈火的滋味。素还真顶着一张无知无觉的脸进了浴室,仿佛毫不介意方才多多少少的失态,谈无欲没他那么喜欢装相,心里别扭眉头也跟着皱起来。

“情动心动”这种意外从不在他两人考虑的范围内,情和欲拎不清,那他俩八百年前就因为吊桥效应爱上彼此。只是单纯想在对方身上争口气——如此幼稚罢了。“你的事我无所不知”“对你我从来游刃有余”只是不可失了这样的面子而已。

但也不是多大的事。谈无欲不准备为此过不去,摸了素还真一根烟和打火机套了酒店的白色浴袍跑到阳台上去。

居然也戒了十年了。谈无欲歪头看了看夹在指间略细的一根烟,心说十年未见素还真真是越发向鲜niang肉pao靠拢了。但若是感叹一句“人事易变”被素还真听见怕是免不了一通揶揄,换做是素还真作这样感慨他也是要笑的。他与素还真算不上是同类人,却都是从踏上起就决定了这条路要走到黑。素还真喜欢说得好听,他说一朝狼烟未尽,此路无尽前行。为此,来时路上斩落或舍弃的便轻如鸿毛,不值一提。

火光从谈无欲手中跃出又落下。

嗯?

谈无欲拿下嘴里的烟,就着身后房间的灯光看了看。

“素还真你特么抽女烟??!!”

评论(2)
热度(17)
©山雪别云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