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最佳炮友

素还真黑暗中摸了摸谈无欲的脸颊。

“师弟。”他叫了一声。

谈无欲心底对这个称谓翻了个特大的白眼:说实话,都不小了,为什么不能各自安静、和平地享受一下事后,然后该冲澡冲澡该睡觉睡觉。成年人之间的打炮规则普及度已经跟得上九年义务教育了吧?

“有时候我挺羡慕你的,”素还真兀自说道,指尖在谈无欲脸上凹进去和凸起来的地方摩挲“虽然显得刻薄了点,但是脸型十分立体。”

“……”

谈无欲翻身扭开床头的阅读灯再翻身回来想看看素还真发什么疯。昏黄的灯光落在素还真脸上——几乎没留下什么阴影。谈无欲眼神复杂地看了一会,在这份复杂扩大到表情上之前翻身扭灭了灯。

“……睡吧。”


后来他们又打了一炮。高潮...

还喜欢吗。我不知道啊……

【吞雪】同归

苦境的茶肆里总不缺乏谈资,江湖风波一日不休,武林八卦一日不断。今天谁和谁要相杀,哪里有异象出现,哪个势力开始展露哪个组织已经覆灭,管你大事小事公事私事,都得搬到茶桌上供茶客们点评讨论一番。这爱谈“江湖事”的习惯,也不知是否跟水深火热的生存环境以及必被炮灰的死亡定律有关。毕竟曾有言:“一个人要退到哪里,才不是江湖。”先天高手一身强横修为尚难如己愿置身江湖恩怨之外,遑论平民。既是免不了的,不如顺其自然,就当他“半个江湖人”,好歹也曾指点江山,过过嘴瘾,不枉了!

这日也如平日,武林新鲜事讲完了,便把旧事拿出来反刍。可经典也扛不住颠来倒去反反复复地讲,为了保持对听众的吸引,讲古的人就得自己加料,如此...

唉 居然有一瞬间觉得剑雪跟着封禅是快乐的 面对老吞是痛苦的

我记得有一篇同人有大概这么一句话 “吞佛童子教给你的是痛苦”

我当时觉得太对了 

这对CP真是太绝望了

 感觉没时间摸鱼了 而且文风有种刻意为之的僵硬感


谈无欲退隐后,素还真给他算过两次。一次是在神志恢复后,他银发披散,还未束冠便掐指推算起谈无欲的命途气数。见其除运势极低之外尚无性命之忧,就暂且放下心来。他这位同梯,可是十分韧命。


退出江湖之后,谈无欲并未去做山中隐士,而是如凡俗百姓一般居于闹市。其中自是有因由,他自知力尽运穷且内伤难愈,若是躲入深山老林,或许哪天伤势爆发就这么死了也难说。但若是去得那人气兴旺的所在休养,则或多或少可借助其蓬勃兴盛之势调养恢复。他谈无欲虽不畏死,却也不是轻贱性命之人。

谈无欲不缺钱,觅了一处繁华地域置办了宅子。宅子并不...

素还真&谈无欲 互攻无差

 半途而废的车 有缘再见【。


——如果归去跟你躲进房间,从此关闭双眼的界限……


谈无欲捏着钥匙的手倏忽悬在半空,分毫的停滞,他扫了一眼还算精准对着锁眼的钥匙,手上往前一送,开门。

不速之客好整以暇,手中茶杯搁于几上,转过头微笑送上问候:“好久不见了,谈无欲。”

谈无欲看了眼茶几上那套应该收在橱子里落灰的茶具和正悠闲泡茶的那位,随手将钥匙置在玄关,丝毫不会因此怀疑他打开的素还真的家门。

“喝茶吗。”素还真倾身把几上一杯斟好的茶推向走来的谈无欲。

“能让你有...

晚间有凉风轻送,挟湖上水汽直扑人面。公孙月喝了些酒,被这风拂着,即便酒不醉人也自愿生出几分醺意来。她舒服得眯了眯眼,脚步不自觉缓了下来。谈无欲知她惬意,便也陪她拖着步子。此时行至湖边柳下,见脚下树影婆娑,知天中月光如水。

公孙月似是想到什么,先自低头一抿嘴,而后转向身边人,笑问道,“好友,月色可美啊?”

两人本是行得颇慢,谈无欲闻言顺势止住脚步,驻足看着公孙月。见她面上戏谑模样,不由扬了扬眉,淡声道,“月色如何,好友自家不知?”

公孙月听他一本正经地反过来揶揄自己,佯装不懂,收了折扇双手背在身后,拿眼在他脸上仔细瞅,嘴上道,“吾观今夜月色美极,当取佳酿畅饮一番。须知月色下酒,最是享受。”...

段子 盗墓&霹雳的现代paro CP:黑花&双月


解语花说要去见一个人。那便去见一人。
黑瞎子坐在副驾驶座上,看解语花说着就调转了方向,心想这人根本也没打算和他商量,他也就任由着被解语花载去。
等到见了那人,黑瞎子忽觉自己原也不算是那么特立独行。
“这人是谁?”黑瞎子微微凑到解语花耳旁。
解语花原本想说“一个神棍”,然而他顿了顿,回道:“一个时髦的神棍。”
黑瞎子闻言转头分辨了一下解语花的神色,确定他不是在开玩笑。
解语花迎上前几步,对着那人道:“谈先生,好久不见。”
实则解语花与谈无欲并不相熟,是那种大街上照面都不会点头的程度。只因谈无欲欠着解语花很大一个人情,才使得两人不...

无奈你我牵过手 没绳索

【月色】


天阴沉了一下午,五点的时候终于慢悠悠飘起雪了。色无极站在自家玄关歪歪扭扭地套着长靴,公孙月的电话就打了过来,简单明了地撂下一句话:“呆着别动,我过去接你。”

等到公孙月把车开过来时,大老远就看到人在那缩着肩膀原地跺小碎步,二月中旬的天到底还是冷。公孙月看她车还没停稳就小跑过来等开车门的样子,不由觉得好笑,等人上了车关好车门坐稳了,便说:“你是觉得家里暖气不够暖?”

色无极摆了摆手岔开话题:“我们还去上次那家?”

“嗯。还是你想吃别的?”公孙月说着,踩了油门,把车子驶出去。

“上次那家就行。”

车里空调开着暖气,色无极缓了过来,靠在座位上看公孙月打方向盘,明...

©山雪别云岫 | Powered by LOFTER